首页 > PK10补天计划表

PK10补天计划表

不到3个月被套现180亿,“药界华为”扛得住吗?

来源: 野马财经 

原创: 野马稿王

“药界华为”药明康德(603259.SH)回A一年后,迎来解禁潮,解禁股份共计7.2亿股,对应市值近500亿元。巨额解禁背后,股东们多次上演减持“大戏”,让白马股药明康德的股价承压不少。

近日,药明康德公布新一轮的股东减持计划称,其7名发起人股东将合计减持不超过10.74%的股份,减持期限是8月19日至11月16日。

60亿套现后,又迎百亿减持

按照8月14日70.25元/股的收盘价计算,7位股东此次减持套现将高达约120亿元。或受减持计划影响,8月15日,药明康德股价下跌2.69%,收盘于68.36元/股。8月16日反弹,收盘71.90元/股。

这并不是药明康德股东的第一次减持。早在今年5月,上述7名股东已有减持计划。当时受减持计划的影响,药明康德股价应声下跌8.68%。

就在新的减持计划出来的前一日,药明康德公布了上述5月份减持的结果,7名股东合计减持了5.48%,套现逾60亿。两次减持,股东或将合计套现逾180亿元。

巨额减持,把千亿“独角兽”药明康德推到了聚光灯下。5月8日,上市满一年的药明康德迎来解禁潮,首次公开发行限售股到期解禁,到年底将累计解禁股份7.2亿股,对应市值近500亿元。

天量解禁的阀门打开,而股东们此时纷纷减持,让人不由得为药明康德股价捏一把汗。

去年5月,药明康德登陆A股时,作为“药界华为”颇受市场欢迎。一上市就获得16个涨停,累计涨幅高达501.44%。股价节节高升,更是创下138.87元/股的最高价,市值一度达1500亿元。

8月16日,药明康德后复权股价为101.24元/股,相比高峰时已经大幅回落,市值1178亿元。不过按照IPO之时225亿元的估值,最初加入药明康德的机构,如今赚得盆满钵满。

药明康德2018年一季报显示,其实现营业收入27.69亿元,同比增长29.3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.86亿元,同比增长33%。其中主营业务临床CRO(医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)“保持高速增长”。

财报发布后,多家机构对药明康德评级“增持”和“买入”。然而骄人的业绩,也挡不住股东们减持的步伐。

3年4敲钟,“夫妻档”进击富豪榜

不过对于券商来说,药明康德作为CRO的龙头企业之一,仍是医药股中的重点推荐对象。

兴业证券研报指出,CRO行业最初兴起于西方发达国家,以2015年药审改革为起点,国内CRO行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。

药明康德正是这一波CRO发展机遇中的受益者。药明康德创始人是李革,1989年从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后前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留学。在美读博期间,李革与导师等人共同创办的化学公司Pharmacopeia Inc.(PDD的前身)于1995年登陆纳斯达克

这可能是李革第一次体会到公司上市的感觉。

2000年,33岁的李革回国创立了药明康德。这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夫妻店,丈夫李革担任董事长,妻子赵宁则为副总裁。

(药明康德副总裁 赵宁)

夫妻二人不仅是北京大学的同学,后一同赴美留学,而且皆在Pharmacopeia Inc.担任过要职,有着丰富的医药领域从业经验。凭借着在PDD、惠氏制药等诸多世界级药企的人脉积累,药明康德顺利拿下诸多国际订单。

2002年,药明康德实现营收2500万元,此后数年业绩连续翻番。2007年8月,药明康德在美国纽交所上市,李革梅开二度。

此后,药明康德曾试图通过并购,从CRO向生物制剂、医疗器械等领域延伸。然而,美国资本市场似乎并不买账,比如药明康德曾经宣布新建CAR-T(T细胞免疫疗法)工厂时,公司股票就出现抛售,跌幅近20%。

再者,在经历了2013年的大幅上涨之后,中概股市场在2014年下半年便一蹶不振。美股市场的剧烈波动,也导致中概股大幅回调,跑输A股,俨然成了“被遗忘的角落”。

当时的A股市场存在高估值、流动性充裕、品牌效应等吸引力。中概股回归一度成为时髦,项目满天飞。关于中概股回归“几年翻几番”“稳赚不赔,没有风险”等论调,更是传得神乎其神。

恰好就是在这多种因素叠加的状况下,2015年,药明康德正式宣布私有化,当时市值约为33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210亿元)。

私有化后的药明康德,以强势的姿态,将其主业采取“一拆三”的策略重新登陆资本市场:2015年4月,药明康德控股公司、负责小分子药物生产服务的合全药业(832159.OC)挂牌新三板(2019年6月26日终止挂牌,退市);2017年6月,药明康德分拆公司药明生物(2269.HK)登陆港股,市值曾超千亿港元;一年后,药明康德(603259.SH)头顶独角兽的光环在上交所上市,成为又一白马股。

美股、港股、A股、新三板,药明康德走了个遍。李革也因此被投资人称为“中国医药行业最懂资本市场的企业家”。

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统计,截至8月16日“药明系”旗下2架马车——药明康德、药明生物的市值分别为1178亿元和891亿元,合计总市值近2000亿元,较私有化退市时210亿元人民币的市值激增近9倍。

而借着回A后的市值飙升,李革、赵宁夫妇在《2017胡润百富榜》上,以280亿元财富,在中医药类富豪榜排第5位。

多重不确定性下,“药界华为”或承压

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药,没有难治的病”,药明康德曾如此立下豪言壮语。

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,药明康德已经发展成国内规模最大、全球排名前10的医药研发服务企业,然而与全球头部CRO企业仍存在不小差距。之前公布的H股招股书中,药明康德表示:“按收益计算,药明康德2017年占全球药物研发外包服务市场份额的1.1%。”

此外,虽然回A之时,药明康德在资本市场掀起了不小的波澜,然而药明康德目前仍面临多方面的不确定性。

首当其冲的挑战是其主要业务在国外。

其它回A企业,比如360、巨人网络、分众传媒等,它们的主要市场是在国内,因此自美股回归也就显得更加顺理成章。

至于药明康德,WIND数据显示,2015年-2017年,药明康德海外业务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一直在80%左右,且美国区的业务收入超过一半。到2018年,其营收有73.16%在国外,相比之下,对国外业务的依赖稍有缓解,但占比依然较大。

业务在国外,而主体在国内,意味着其经营受国际关系影响较大,且汇率等变动也会实时影响其收益。或许药明康德也意识到问题所在,国内业务似乎正加速布局。2018年,其国外收入增速15.88%,而国内收入增速高达60.11%。

同时,其整体营收也在增加,从2016-2018年,增速分别为25.24%、26.96%和23.80%。从营收增速来看,药明康德的市占率在稳步提升。

这种上涨让药明康德的业绩增长有了可靠保证,但是药明康德私有化之后,将其更被市场看好的主营业务CRO单独分拆上市,即如今的药明生物。这样的操作背后,显出实控人的资本运作野心,而这种在业务之外的资本运作或将是药明康德未来的风险所在。

药明康德以A+H的方式两地上市后,账上有大量现金,但是公司主业发展可能未必需要这么多现金。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,药明康德股利的支付率是30.02%,那么剩余的大量现金怎么办?很可能会进行并购。而一旦并购,就面临在拓展主业和激进扩张之间的选择。

其实以CRO业务起家的药明康德,近几年曾通过多起并购,进军CMO/CDMO环节、创新药、生物制剂、基因检测等领域,包括以6500万美元收购基因和生物分析公司NextCODE、收购美国临床研究机构ResearchPoint Global等。

并购带来了高额商誉。截至2017年末,药明康德的商誉已近10亿元。所以在其私有化回A时,有人戏称药明康德是载“誉”而归。

此外,药明康德巨额解禁后的股东减持,也是悬在其头上的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。2019年以来,其股东已经多次减持。

面对大量减持,如果没有机构入驻并长期持有,药明康德股价承压或波动将在所难免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, All Rights Reserved.

本站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!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!